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原来是个精神病 > 第53章 番外===

第53章 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番外

    “暮暮, 一会到考场之后,先大致浏览一遍题目,再做题, 遇到不会的就跳过,不要恋战。”

    “这种时候提这干什么,暮暮,别听你爸的, 到时候放平心态, 能做多少做多少,不要紧张。”

    “也对,听你妈妈的就行。”

    “爸妈, 你们放心吧。”

    “早知道跟着老师住酒店的, 身边是同学, 学习氛围好一些。”

    “和同学一起,反而容易考完后对答案,影响心态。”

    “你说得也对, 好好开车。”

    “妈,我……”江暮云话还没有说出口,耳边响起巨响, 身体结结实实地撞在车门上, 紧接着空间被剧烈挤压,江暮云昏迷前最后一次看到光, 是母亲的面容, 耳边什么都听不到, 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有一阵尖锐刺耳的耳鸣声, 有什么东西永远失去了, 伴随着失去的还有她对身体的控制权。

    江暮云再次有意识时, 四周安静得可怕,眼前是浓稠的黑暗,她试探性地喊了一声:“爸?妈?”

    没有人任何人回应她。

    江暮云心底慌得厉害。

    怎么这么黑?

    这里是哪里?

    怎么不开灯?

    考试已经结束了么?

    江暮云记忆慢慢回溯,画面最终定格在车身被剧烈撞击的瞬间,她当时好像听到父母的声音,他们说了什么?他们怎么样了?

    江暮云用力挣扎着,似乎在抢夺这副身体的控制权,实际上躺在病床上的她一动不动,一切如同在对抗梦魇,眼皮重得厉害,江暮云身体用力一震,终于睁开了眼,但眼前还是一片虚无黑暗,耳边听到声音:“病人醒了。”

    “先去通知一下家属。”

    江暮云听到家属之后,心底的恐慌莫名其妙地安定下来。

    “你感觉怎么样?”

    说话的是一个温柔女声,应该是值班的护士之类的。

    江暮云让自己冷静下来:“我还好,请问……是不是没有开灯?”

    回应她的是无尽的沉默,之前的恐慌再次盘踞心底,江暮云想要坐起来,才发现腿部被缠住,根本无法动弹,这时候,另一道颇为冷静的声音道:“抱歉,你暂时不能动,你头部遭到撞击,导致视神经受损……”

    江暮云没有听清楚后面的话,整个耳边都是嗡嗡的,但是她大概知道了,她因为车祸失明了。

    “那我爸妈呢?”

    “他们怎么样?”

    “我想去看看他们。”

    “我…我听听他们的声音就行。”

    没有人回应她,她好像堕入了一个完全由黑暗编织的世界,身体在不停地向下坠落,从此与五彩斑斓的世界永久隔绝。

    “暮暮。”许星离睡梦中察觉到江暮云的不对劲,已经坐起来打开灯,并且将她搂在怀里。

    江暮云再次睁开眼,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她曾经无数次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个噩梦,只要等清醒过来,她就能够重新看见光明,重新看见父母,一切都只是一个噩梦罢了,但这个梦似乎太长了,长到直到现在都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幸好她遇到了许星离。

    许星离揽着江暮云身体,一边抚着她后背,一边在她耳畔轻声安抚:“做噩梦了?别怕,我在。”

    许星离手指摸到江暮云脸上的湿痕,神色一顿:“梦到什么了?”

    江暮云蜷在许星离怀里:“梦到我爸妈了,我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他们的模样,但是梦里他们面容特别清晰,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许星离:“说明你想他们了,明天我们就去看他们,好不好?”

    江暮云低低应道:“好。”

    良久的沉默后。

    江暮云小声问:“星离,我真的能够复明么?”

    许星离:“当然,已经有成功案例,虽然只有一次机会,但总归是机会,我们一直都很幸运的,你要相信自己。”

    江暮云先是怔了怔,旋即轻轻笑道:“是,我们一直都很幸运。”

    江暮云依偎着许星离重新睡去,许星离却睡不着,江暮云已经做过好几次类似的噩梦,起因是之前一直关注的生物实验室在复明方面已经有了重大研究成果,并且已经开始投入应用,但是成功率并不高,许星离早就关注这件事,早前这项技术已经趋于成熟稳定,并且最近在国内也有临床应用,她这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江暮云,两人决定近期就去医院做手术,却没想到会导致江暮云精神高度紧张,频频做噩梦。

    一定会成功的。

    许星离在心底默默祈祷。

    许星离情况特殊,这段时间病情很稳定,在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的作用下,一直没有发病,也重新回到研究所工作,从外表下看,谁也看不出她曾经是一个精神分裂患者。但是许星离还是不放心,在许晨的陪同下,才和江暮云一起来到国内最好的眼科医院,而安安这段时间则由许母照看。许星离之前已经和江暮云来这里检查过眼睛状况,符合手术的条件,在进手术室之前,察觉到江暮云的紧张,许星离轻声道:“别紧张,如果失败了,我永远是你的眼睛。”

    江暮云浅浅笑道:“我不紧张。”

    手术复杂,许星离等在外面,脑海里难免想到新闻上那些失败案例,作为一项技术突破性研究,视神经完全损坏但又复明的手术从一开始就有不少失败案例。

    “姐,吴教授是眼科方面的泰山北斗,之前也说过嫂子的手术成功率很高,你不要这么担心。”许晨在旁边安慰道。

    许星离点点头:“嗯。”

    许晨想了想,找了个话题给许星离转移注意力:“另外,楚轻的一审判决已经出来了,但是听说她还在坚持上诉。”

    “她怎么好意思的?”许星离一直让自己不去关注楚轻,加上最近都忙于让江暮云复明,没怎么关注楚轻的事,她只想和江暮云以及安安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许晨沉声道:“她的律师一直在试图证明她是个精神病患者,想以此减轻罪名,毕竟她父亲曾经也是一名精神病患者。”

    许星离冷笑道:“结果呢?”

    许晨:“失败了,几番鉴定下来她都很正常,而且也有证据表明她犯罪时精神是完全正常的。”

    许星离沉默,她想正常,却莫名其妙成为了一个精神病患者,而罪魁祸首楚轻想要得到精神不正常的鉴定,却鉴定为正常。

    还真是讽刺。

    手术室的灯灭掉时,许星离连忙迎上去,主刀医生吴教授说:“恭喜,手术过程很成功,这段时间先住院观察,一周后拆纱布,就知道手术结果了。”

    许星离道:“谢谢医生。”

    吴教授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许星离上前握着江暮云的手,江暮云眼前覆着一层白色纱布,表情意外的静谧,她只是轻轻喊了一声许星离的名字,两人心有灵犀地没有再问太多,安心地等着一周后奇迹的到来。

    一周后,吴教授前来给江暮云拆纱布,也是检验这次手术成败的关键时刻,江暮云穿着条纹病服,坐在病床上,手指紧张地攥着袖口,尽管一次次地让自己不要紧张,然而事关眼睛复明,江暮云内心的激动早已无法言说。

    许星离在旁边看着,几乎连呼吸都屏住了,一动不动地看着吴教授一点点地把纱布揭开。许星离目不转睛地看着吴教授的动作,心早已经提到嗓子眼,脑海里有各种可能性,手术不是百分百成功,而且只有一次机会,前不久就有一个长期失明的少女因为手术失败,无法接受失去唯一的复明机会而选择了自杀的案例。

    纱布一点一点地离开眼周,眼部束缚越来越少,江暮云全程都能听到自己怦怦的心跳声,直到纱布脱离,吴教授开口说:“睁开眼睛试试,睁开一点点就好。”

    江暮云咽了咽口水,试着轻轻睁开眼睛,曾经她睁开眼睛是为了让自己看着更正常一些,因为无论怎么睁开,她都看不到一丝光明,而现在才刚刚睁开一些,她就感受到了一束刺眼的光。

    江暮云下意识抬手挡在眼前。

    吴教授也跟着松了一口气,笑道:“恭喜你,已经有光感。”

    许星离在旁边激动道:“暮暮。”

    江暮云再次尝试睁眼,这才发现其实房间里的光线很暗,只是她长久地没有感受到光,才会觉得刺眼,她寻着许星离的声音方向看去,想看清楚许星离的模样,却还是只看到一片模糊景象,连人影都看不出来,语气不由得慌张道:“我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许星离着急道:“吴教授,这是怎么回事?手术失败了么?”

    吴教授说:“这是正常现象,别着急,先眨眨眼,适应光线。”

    江暮云在吴教授的指导下,慢慢眨眼,眼前就好像蒙了一层雾,而眨眼过程中,迷雾慢慢散去,渐渐露出眼前的景象,江暮云眼前出现一个朦朦胧胧的人像,她声音颤抖道:“星离,是你么?”

    “是我,你看见我了?”许星离捉住江暮云的手,同样十分紧张,就像是网友面基一样,她想以最好的状态面对江暮云。

    江暮云:“嗯,我看到你了。”

    虽然还没有具体看清楚细节。

    吴教授说:“你长时间失明,大脑对眼部信息的处理功能大幅度下降,现在大脑还不适应,可能会有些迟钝,一开始这几天视力也很低,相当于高度近视,不过慢慢就会好了,你们先互相看看,再凑近一点就能看清楚模样了,别乱碰眼睛,一会来做个眼部检查。”

    江暮云脸上一热,但她现在确实想看看许星离的模样。

    吴教授离开后,许星离和江暮云面对面坐着,许星离不敢触碰江暮云的脸,捉着江暮云的手放在自己脸上,身体却紧紧地绷着。

    江暮云:“星离,你在紧张。”

    许星离:“是,我很紧张,我不知道我的长相会不会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我怕你会失望。”

    江暮云一怔:“不会的。”

    她说着又凑近一些,许星离的五官渐渐清晰起来,江暮云清楚地看到了许星离的模样,却没有覆盖掉想象中的许星离形象,反而是想象中的那个形象清晰逐渐起来,最后变成了眼前的许星离。

    “怎么样?”许星离小声问道,声音里藏着一丝丝紧张和期待。

    江暮云手指摸着许星离的脸颊,以前一直靠触碰的脸终于清晰地出现在眼前,她说:“星离,你和我想象中的差距不大,而且更漂亮,表情更冷一些。”

    许星离嘴角不自然地动了动,她刚刚面无表情,也难怪江暮云误会,她立刻笑了笑:“现在呢?”

    江暮云说:“更漂亮了。”

    这么直接的夸赞,许星离感觉脸颊也有些发烫,她说:“我们现在去找吴教授做眼部检查吧。”

    江暮云应道:“好。”

    做完检查,吴教授表示手术很成功,再住院观察两天,等视力完全恢复就可以出院,期间要注意不可以接触强光,眼部不能有重度按压……许星离一一记下来。

    等出院那天,江暮云看着一个个陌生的面孔,却能一眼认出来,尽管和她想象中的面孔多少有些出入,但当开□□流之后就会有一种熟悉感和亲切感,瞬间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江暮云:“阿晨。”

    许晨轻轻笑道:“嫂子,是我。”

    江暮云:“阿桐。”

    纪疏桐自恋道:“一眼就能够认出我,肯定是因为我最漂亮。”

    安安指了指自己:“我呢?”

    江暮云抱起安安:“这肯定是安安,安安这么漂亮可爱,妈妈肯定能够一眼认出来的。”

    安安开心道:“妈妈,我最近画了好多新画,留给你看的。”

    江暮云说:“好。”

    许星离说:“以后慢慢看。”

    江暮云看着许星离笑道:“好。”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mwx.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mwx.org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