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虽然是1级菜鸡,但强大如斯[无限] > 第273章 新的开端

第273章 新的开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隔着那扇门,他们听到了爆炸,听到了撞击,听到石头破裂的声音,空气撕裂的清响,火焰燃烧的霹雳,墙壁垮塌的巨震。

    众人目瞪口呆地望着那扇门,难以想象门后现在究竟发生着什么。

    但他们可以觉察到,其中蕴藏的危险,远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甚至比他们失去记忆,迷失在副本炼狱中更加可怕。

    但那扇门阻止了危险的外泄,将战火圈定在了门内,在那个巨大的殿堂中。

    容妄稍显迷茫,片刻后,他眼中绽出诧异的神色:“难道是高台上的那个神?”

    刚才那股岩浆般灼热的气息,让他产生了这样的联想。

    白秋叶点了点头:“就是它。”

    其他人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这两人在说什么,高台上的神又是何物?

    他们为什么听不懂。

    副本之外,莫杰以及、东方檀等人却皆是心神一震。

    在知道白秋叶就是南宫傲之后,便仔细地回忆起和对方参与同一个副本时的细节。

    他们听见容妄提到高台上的神时,理所当然地想到了他们和白秋叶共同参与的那个副本。

    那块儿兽皮制成的旗帜上绘制的图案,不就是一个高台吗。

    而那个高台,就在祭祀之后绽放出光芒的两座山之间。祭祀的目的,又是为了取悦神灵。

    虽然那只是副本的内容,但种种条件却和容妄提起的事物吻合起来。

    他们觉得,容妄现在提起来的高台,一定是他们经历的那个副本中的。

    莫杰对这种想法更加坚定。

    他认为白秋叶进入那些副本,必有目的。

    他和白秋叶共同参与的渡村副本其实是炼狱中的一部分。

    那么儿兽的那个副本的分量也不会小,藏着一个关键人物,也并非不合逻辑。

    这时,容妄又问:“你怎么知道它在这里,它当时损失了许多力量,更不可能离开那个藏身处。”

    白秋叶说:“其实我刚开始只是猜测它或许会进入炼狱,但是我并不能确定。”

    她重新站起身,走到离大门稍远的地方:“但是和无名对峙的过程中,我察觉到了我身上那股力量的异动,所以我做了一次试探。”

    容妄回想起刚才白秋叶和无名战斗的场景,若有所思地说:“难怪无名突然僵住的时候,你的表情有些古怪。”

    “你居然看出来了。”白秋叶说,“因为我做不到瞬间让无名失去战斗力的程度。是它不想我死在无名的手中,它想让我打开这扇门。”

    等她进入其中,主神就会立刻大开杀戒。而拥有“神”一部分力量的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从里面逃出来。

    在这个过程中,对她实力没有正常评估的主神将会措手不及,她就会顺利的成为那颗消耗主神的棋子。

    而这时,主神的死敌正好趁虚而入,从而解决掉自己一直不敢正面对抗的主神。

    这是一件渔翁得利的好事。

    “我进去之后,一直躲在门后,没有往里走,去靠近那个圆环。”白秋叶说,“我刚才虚弱的状态也是装出来的。”

    “没想到它比我想象中的更急不可耐。”白秋叶笑了笑说,“它原本还想趁机杀了我们,没想到被我们躲开了。但是它的主要目的是主神,没有时间和我们计较。”

    “它想让我和主神鹬蚌相争。”白秋叶吐了一口气说,“不过现在相争的鹬蚌成了它们。”

    只不过已经半残的“神”如何能战胜全盛的主神。

    最终的结局,只会是主神留下。

    但它会给主神带来更加夸张的消耗,给他们争取毁掉支点的机会。

    随着银黑色大门内的声音逐渐平息,黄昏的天空变得更加血红,众人伫立在原地,越发觉得那扇门就像可以吞噬一切的深渊巨口。

    这时白秋叶快步走上前,重新将手按在了门上。

    光芒重新流转汇集,不知名的材质逐渐变得透明,一座如同被暴风摧毁的殿堂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原本古朴但平整的地板已经变得坑坑洼洼,就像被流星雨砸过,墙面上全是黑色焦炭般烧灼之后的痕迹,连穹顶也变得破烂不堪,不时有石块从头顶砸落在地上。

    那个倾斜的圆环边角上出现了许多磕碰的痕迹,就像在战场滚过一圈般。

    莹莹光芒比起刚才,变得更加微弱,时明时暗,如同悠长的呼吸。

    小女孩双眸一亮,迈动步伐来到门边,只是她刚接触到那层屏障,手上就出现了烧焦的痕迹。

    容妄也抢在白秋叶之前走了进去,但他仍然被那道无形的屏障排斥在外。

    白秋叶说:“看来只有我能进去。”

    “为什么是你?”容妄说,“如果是同质化,我应该也可以进去的,她也可以进去。”

    白秋叶说:“我不知道,但它似乎并不排斥我。”

    反而,它很高兴。

    白秋叶没有说出这句话,从容妄手中抽出自己的:“你已经承担过风险了,这次就换做我来吧。”

    已经失去过去记忆的容妄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但白秋叶没有解释,她说完跨过虚无的门槛,踩在了那片凹凸不平的地面上。

    这时,她听见一道声音在大厅中回响,它类似于嗡鸣,却有节奏和音律,仿佛某种他们听不懂的语言。

    白秋叶问系统09:“这是什么声音?”

    系统09迅速回答道。

    [主人,主神正在与你交流。]

    [您如果无法听懂,可以允许我开启“主神感应”功能。]

    白秋叶说:“开启吧。”

    骤然,她听到了系统09的声音出现在了脑海之外,回响在穹顶下,嗡鸣似乎成为了它的伴奏声。

    “离开这里。”

    “否则,我将给予你死亡。”

    [主人,这是主神想要告诉你的内容。]

    “叛徒,你是个叛徒!”

    [主人,这句话或许是主神对我说的。]

    白秋叶原本神经紧绷,但听到系统09的话后,险些失笑。

    她差点忘了,系统09也被她变成了内鬼。

    她重新审视了主神传递给她的信息。

    这样赤I裸I裸的威胁,只昭示着一件事,那就是“神”发挥了它的价值,主神受到了极大的消磨,已然无法主动出击。

    否则在她踏入这里的瞬间,它就会像刚才对待自己的死敌一般,让这座宏伟的大厅变为刑场。

    白秋叶看向了那块倾斜的圆环,其中的点点荧光似乎正因为她的注视而闪烁。

    白秋叶走了过去,停在了它附近。

    “远离它,否则你会受到伤害,变为灰烬。”

    系统09的声音再次出现。

    白秋叶并没有贸然触碰,伸手拿出一张平安符,将它扔在了圆环上。

    那张纸刚接触到莹莹光点,就嗖地一下飞到了远处,但并没有变成灰烬。

    又是一句谎言。

    不,受到伤害是真的,不过并不会严重到变为灰烬。

    或许在她第一次进门时触碰这个圆环,会如主神所言变成一堆粉尘。

    白秋叶又用其他的东西试了几次,结果都和那张平安符一样。

    她拿出西瓜刀,举起来砰的一声砍在了圆环上。一股巨大的推力从刀柄传来,西瓜刀瞬间离手,被弹到了半空,再当的一声落于地面。

    白秋叶这次两手空空,伸出手去触碰它,被那股推力撞飞的变成了她本人。

    系统09的声音出现在穹顶之下。

    “你无法毁掉我的支点。”

    “除非你将那股力量输入其中,借此从现实中吸纳所有人身上的同质,再用它们击碎——”

    系统09的话锋突然一转,殿堂中的嗡鸣变得激烈。

    “闭嘴!”

    “叛徒!你怎么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了。”

    系统09说完,马上自问自答道。

    [您给予的主神感应功能,能让我感应到您的想法。]

    过了片刻,那嗡鸣似乎接受了现实,重新恢复正常。

    系统09开口道。

    “他们会将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给你吗?”

    “收起天真,离开这里。”

    系统09突然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R^%&%()&*%^&%&”

    [主人,这是主神的笑声。]

    笑声就不用翻译了。

    白秋叶心想。

    不过主神创造了管理员约束每一个人,那个主神感应的功能,恐怕也只是为了监视高等级的玩家。

    没想到系统09出现了BUG,成为一块砸中主神脚的石头。

    白秋叶重新来到圆环旁,这一次她并没有直接触摸,而是像之前挖掘他人记忆般,去调动自己的意念。

    那股来自高等文明的力量逐渐和这个圆环中的奇异光点交融,白秋叶感觉一种奇妙的力场在自己周围扩散、蔓延。

    被拦在透明屏障外的众人也能听到系统09的话,直播间里的众人同样也能听到。

    他们感觉到了那股以白秋叶为中心的力场有一种强烈的吸引力,他们的身体有所动摇,思想中似乎出现了一个正欲被拉下来的门闸。

    不需要有谁教导,他们就意识到,如果同意拉下这个门闸,一直以来升级积攒的能力,就会被那个力场吸收,他们将重新变为APP上线前的普通人。

    炼狱中,金色平野的边缘,渡村的居民们站在悬崖上望着远处的居所,看着突然震动的河流与草木。

    他们心中浮现出难以言喻的情绪,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即将迎来结局的激动,那颗因为等待已经麻木的内心,重新燃起了火苗。

    银黑色的殿堂之外,众人伫立在透明屏障外,他们的投影倾斜着,落在古朴的地板上,血红似乎成为了背景,他们的内心也如同血海般翻腾。

    一步一步爬到金字塔顶端的他们,这一路上承受的磨难只有自己知晓,他们也记得每一次背叛,每一次谎言,每一次生死离别。最终他们得到了傲视众人的资格,也背负起沉重的希冀。

    但若在此之后,他们失去了这种资格,他们将用沦为芸芸众生的后果,去换取一个未知的结局?

    容妄轻笑一声,并没有想那么多,他感觉自己似乎迎来了想要的那一天。

    这一定是他盼望了无数次,他梦见了无数次的一天。

    他的双眸微阖,身体周围析出了近乎透明的光点。

    王导演看向了自己的同伴,他们在主神受到削弱之后,逐渐恢复了记忆。

    他们已经迷失了太久,也失去了太多,但这一次失去却是意味着收获。

    点点荧光在他们身边飞舞,它们汇聚在一起,颜色变得明显了许多。

    越水瑶右手捂在胸口,她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她想要的并不是第一,她要的只不过是结束一切。虽然她再也无法回到原点,回到家人离开自己之前的时光,但她愿意让更多家庭不被拆散……

    她身旁的其他玩家,也露出了触动的神情,那些飞舞在他们周围的光点,仿佛形成了无声的旋律,朝着白秋叶所在之处汇集。

    副本外,每个注视着终端的观众们,他们的脑海中都浮现出了那具有意向性的门闸。

    如血的残阳似乎透过光幕映照在他们脸上,他们眼中的倒影不再是破败的殿堂,和那轮闪烁着荧光的圆环。

    他们似乎看到了曾经,平凡的,平静的,一成不变的人生。

    他们也看到自己放下了仅存的武器,重新回到那个一切被颠覆的时间点,看到惊慌中的家人朋友与自己失散的瞬间。

    集体潜意识中的共鸣似乎影响了每一个人,他们或主动,或迷茫地开放了自己的心灵,拉下了那道门闸。

    每个人的头顶上都出现了那块熟悉的等级图标,散发着微弱的银光,一如既往地冰冷。

    此刻,它们正在不断地倒退。

    299级。

    …

    199级。

    …

    99级。

    …

    9级。

    …

    1级。

    倒退的等级似乎成为了那些半透明的光点,它们汇聚成了一条湍急的河流,飞向了炼狱的大门,在银黑色的殿堂外融合,霸道的穿透了无形的阻碍,萦绕在白秋叶的身边。

    白秋叶不自觉地闭上眼,她感觉到比涅槃时更加可怕的力量,如果没有那次淬炼,她此刻一定会成为穹顶下的一颗尘埃。

    她听到了主神急切的嗡鸣声,这一次不需要系统09翻译,白秋叶也听懂了对方的话语。

    “放弃。”

    “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能开启门的是你?”

    “因为,你是我要找的人,是我的先祖。”

    “我的预言中,会被自己的先祖杀死。”

    “所以,我才创造了这个游戏。”

    “你现在已经得到了足够的同质化。”

    “你已经具备作为高等文明的资格。”

    “但你贸然使用它,你只会获得死亡。”

    “我现在明白,你就是这样成为了高等文明的开端,是我给你带来的力量。”

    “不如顺应预言,在未来杀死我。”

    黄昏的血红残光从破损的穹顶洒下,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留下了如同符号一般的斑驳光影。

    白秋叶睁开眼,她眼中隐隐泛着光芒,所有的光点已经进入她的体内,银白色的长发无风自舞,她胸口处的光芒渗出了体表,仿佛缀着一颗浅蓝色的宝石,它还在不断的旋转膨胀。

    “预言吗……这一切是因为预言吗……让这么多人失去生命丽嘉,仅仅是你的预言……”

    主神的嗡鸣再度响起。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自己的消亡。”

    “我始终没有找到你。”

    “在这一个世界终于成功,但却受到了我死敌的干扰。”

    白秋叶闻言看向了那块圆环:“我会实现你的预言,但时间是现在。”

    她胸口的光芒骤然暴增,它们像冲击的潮水,突然汇向了那个奇异的圆环。

    “不——”

    “你为什么会拒绝——”

    “你难道不考虑自己!”

    嗡鸣声变得断断续续,就像卡壳的磁带,附近的所有人都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直播间的观众们陡然关闭了音量。

    他们看见银黑殿堂中所有散落的石块仿佛被一股漩涡掀起,它们围绕着白秋叶旋转着,像一个不断滚动的蚕茧,很快挡住了其中的景象。

    就在所有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之时,一道光芒透过石块间的缝隙破茧而出。

    很快,更强烈的光芒冲破了那椭圆形的石头蚕茧,碎石从最顶端崩溃,露出了其中的全貌。

    代表着主神支点的圆环上,圆环中心的光芒却陡然剧增,似乎和来自白秋叶周围的光点纠缠交战,互相吞噬。

    它出现了一道裂纹。

    接着是第二道裂纹。

    它龟裂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布满了整个环体。

    银黑色殿堂变得死寂,所有漂浮在半空中的物体都陷入了静止,殿堂外也被写下了暂停键,这一切仿佛一首激昂的突然被写下休止符的乐曲。

    一秒。

    两秒。

    三秒。

    突然圆环中的光柱瞬间熄灭,从那些裂纹开始,圆环分崩离析。

    与此同时,白秋叶胸口处的璀璨蓝光如同初生朝霞,照亮了这座宏伟的殿堂,穿过门照亮了阴暗的鬼魂居所,照亮那些对称的建筑,照亮笼罩在血色残阳下的平野与河流。

    突然,它们收束回白秋叶胸前,天空似有一瞬间黑暗,当它再度亮起的时候,白秋叶胸前那蓝宝石般的光团瓦解成了一粒粒细小的荧光。

    白秋叶缓缓睁开眼,看见它们飞舞盘旋在半空,去往了每一个角落。

    黑暗逐渐被光线侵蚀,白秋叶觉得头顶的灯光有些亮眼,她鼻腔里发出一个短促的哼声。

    她动了动手指,感觉指头上夹着什么。

    不舒服。

    缓缓睁开眼,从眼皮的缝隙中,白秋叶看见一道身影正站在旁边弯腰看着自己。

    对方的脸背光,黑漆漆的。

    有点恐怖。

    感觉下一秒就会说“你醒了,手术很成功”之类的话。

    随着到处乱飘的思绪重新收回,白秋叶也逐渐看清楚头顶那人的脸。

    是容妄。

    白秋叶动了动嘴唇,刚想开口,就觉得嗓子很疼。

    容妄见状,马上给她喂了一口水。

    这时,逐渐恢复的嗅觉中,消毒水的气味也变得明显。她也听到从外面传来的嬉笑声音。

    容妄说:“你已经昏迷一个月了,就和我上次一样。”

    白秋叶听着外面的笑声,喉咙缓过来,轻声问:“是不是一切回到原点了?”

    容妄扶着她坐起来,将旁边的窗帘拉开了一些,让她能清楚的看向窗外。

    那里,有个大人捂着额头,正在严厉地批评一个小孩:“说了没有熟练掌握之前,不要让东西飞来飞去!”

    熊孩子哇哇哭起来,他似乎就是刚才大笑的主角。

    走廊外面传来惊喜的呼声:“我靠,小张的女儿才生出来就会说话了,牛逼啊。”

    街道上,有人正背着手御风而行,他的神色傲然,一副绝顶高手的模样。突然他加快速度,一个猛冲撞到了电线杆上。再爬起来的时候,脸上布满了尴尬。

    果园中,那散发着甜蜜香气的累累果实终于被人摘下。一对情侣你喂我一颗我喂你一颗。旁边的人小声骂骂咧咧,加快了采摘的速度。

    死城重建工程如火如荼的开展着,施工队中,竟然有人徒手生火,焊完了钢材。

    王导演坐在一张折叠椅上,监工似的拿着喇叭一会儿骂张三,一会儿骂李四。

    小女孩穿着一件新裙子,拿着协议走过来,发现坐在这里的是王导演后,她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

    这时重新做回老本行的李孤戍走过来,疑惑地看着他:“你坐在我的凳子上干什么?”

    王导演闻言默默铱嬅起身,将喇叭还给了李孤戍。

    ……

    虽然那些画面的发生地距离白秋叶很远,她的脑海中却能模糊地映射出了那些场景。

    因为她曾经拥有过他们身体内的光点。

    容妄也看着窗外,他轻笑着说:“不,这是新的开端。”

    白秋叶也笑了:“好像不怎么美好嘛。”

    “不过你说得没错。”她眼里闪烁着光彩,扔掉了夹在指头上的传感器,“这是新的开端。”

    ——完——

    作者有话说:

    秋叶的故事终于写完啦~不过新的旅程正要开始。毕竟已经灵气复苏了(雾)其实同质化(包括主神的)最后进入了每个人的体内,这就是更高等文明的雏形了,所以秋叶也的确会成为先祖。希望大家可以五星好评,顺便点击作者收藏就可以收获一台外星人码字机哦~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mwx.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mwx.org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