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和大佬协议离婚后我失忆了 > 第66章 正文完结

第66章 正文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杰夫目眦欲裂:“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透过屏幕, 温稚已经看见杰夫身后的警察,他扬眉笑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拍完戏,我来找我老公玩儿, 还要向你汇报吗?”

    杰夫表情渐渐凝固, 恍然大悟:“你们骗我!”

    温稚嘲讽:“我第一次看见贼喊捉贼的刽子手,天下之大, 无奇不有。”

    杰夫眉毛紧紧拧在一起,脸上泛起一抹狠戾:“没用的东西,绑架这件事都做不好,竟然还敢骗我。”

    温稚啧啧摇头:“好家伙, 杰夫先生, 您认罪也太快了。”

    杰夫回头时, 发现屋内已经站满了警察。

    看着杰夫几乎癫狂的模样,温稚不愿再搭理杰夫,视线直勾勾望向桑祁。

    桑祁没有表情,眼神宛如一潭死水。

    “桑祁, 我没想到,你居然想要我的命。”温稚声音冷漠, 无可救药地看着他:“就当我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去牢里改过自新吧。”

    桑祁忽然诡异地笑起来。

    “司明沉,你说你怎么那么好命呢?”

    司明沉眼神淡漠:“你命不好, 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桑祁静静看着他, 面如死灰:“我现在只想知道, 三年前的金融诈骗案, 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是不是一直都在这里等着我!”

    司明沉:“我怎么知道的很重要吗?重要的是你做没做过, 对不对得起你的良心。”

    “良心?”桑祁站起身, 慢条斯理地整理自己的衣袖,“我的良心,早在逢年过节时,亲戚们对你的一声声赞美,对我的一声声奚落中泯灭了!”

    他压抑着愤怒,双目瞪着司明沉:“凭什么?凭什么你那么优秀,我就被衬托得那么平庸?我就要证明我比你强!”

    温稚气急,替司明沉反驳:“所以,你证明的方法就是去违法犯罪,害得那么多人破产,害得那么多人因不堪债务选择自杀,妻离子散。”

    桑祁笑着鼓鼓掌:“是,你多心善啊。你对别人那么善良,唯独对我却这么薄情!高中万圣节,你将我亲手送你的蛋糕随便扔给别人,践踏我的心意,转头去买糖果送给司明沉,追着他去看电影!你是怎么对待我的!”

    温稚眼神一撼,回忆起万圣节那晚的事。

    “我把蛋糕送给那名女生,是因为她低血糖很严重,因为运动血糖狂降,我不单把你送给我的蛋糕给她吃了,还把司明沉送给我的糖果也给了她。”

    桑祁怔住:“不可能,你在骗我,你一定在骗我!”

    温稚轻叹一口气:“桑祁,不管你有什么原因,这都不是你作恶的理由。”

    司明沉揽着他的肩膀:“知知,不要想太多,我们走吧。”

    温稚点头,最后看了眼桑祁:“你好自为之。”

    视频对面,是杰夫抗捕,嚷嚷着要找律师的画面,司明沉不再理会,将视频中断,宣布给所有团队的成员放个长假,并奖金百万。

    不过,在放假之前,司明沉要配合这边警署的调查,澄清司盛先前被污蔑的那件事,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国。

    桑昱懒洋洋靠在椅子前:“这是件喜事,就是那两个园区可惜了。”

    司明沉松开领带,疲惫地牵着温稚坐下:“不可惜,早就是空壳了。”

    桑昱来了兴趣:“什么意思?”

    司明沉表情淡然:“忘了告诉大家,早在我来欧洲之前,那两个园区便更改了注册名称。”

    温稚恍然大悟:“所以?”

    司明沉:“所以,我们转给他们的园区只是个名字相同的空壳而已。”

    文特助笑道:“怪不得我觉得这两个园区的账目不太对,原来是这个原因。”

    桑昱调侃:“好家伙,你简直八百个心眼子,这件事我们都不知道。”

    温稚则崇拜地望着司明沉,顾不得有别人在,亲了司明沉下巴一下。

    “你好聪明。”

    司明沉:“还好。”

    桑昱吐槽:“装逼。”

    这个晚上,司盛分部重新开始运营,司明沉大刀阔斧,将欧洲地区管理层从上到下全部换掉,一时之间外界众说纷纭。

    转眼间,到了温稚离开的日子。

    这一次,司明沉派专机送温稚回国。

    回国这天,温稚从早上开始就不高兴,抱着小冬瓜在床上耍脾气,

    就连衣服都是司明沉帮他穿的。

    亲自把温稚送上飞机后,司明沉蹲在旁边,帮他系好航空安全带,并把提前买的一些零食放在温稚的小布兜里。

    “等我,最迟半月,解禁后我就回国。”

    温稚耷着眼睛:“嗯。”

    为了让温稚高兴点,司明沉转移他的注意力:“我已经安排专业婚礼设计团队在国内等你,你先安排,试婚服那天前,我一定可以回国。”

    温稚果然来了兴致:“那具体的方案呢,都由我来定吗?”

    司明沉点头:“全听你的。”

    温稚藏着小心思:“你说的,全部听我的,结婚时你可不能耍赖。”

    司明沉:“不会。”

    充满思念的吻别后,温稚踏上回国的飞机,历经十几个小时,重新回到剧组。

    导演知道温稚这次请假是去欧洲探亲,见到他第一面就调侃:“果然啊,见了司总之后神清气爽。”

    林雨墨几天没见温稚,怪想他的:“温哥,欧洲好不好玩?我还没去过那么远的地方呢。”

    温稚随口道:“挺好玩的。”

    林雨墨打量着温稚的气色:“果然,跟之前病恹恹的状态完全不同,看来之前真的是思念成疾。”

    温稚捂着自己通红的脸,拿起手机照照:“还好,我这次去欧洲,也没怎么休息,一直在帮司明沉工作。”

    林雨墨一脸崇拜:“想不到温哥还擅长难度这么大的工作。”

    “小温可是清大的。”导演一边整理动作分镜,一边说道。

    林雨墨对温稚的崇拜更浓:“我的天,没想到温哥还是个学霸。”

    温稚清了清嗓子,轻轻整理头发:“还好吧,主要是司明沉太辛苦,我能帮就帮点。”

    林雨墨挑挑眉,竖起大拇指。

    还剩一周左右《禁春庭》即将杀青。温稚进入状态很快,边忙着演戏,边与设计团队碰面,筹备他们的婚礼。

    司明沉这段时间更忙了,为了加快回国进程,一边要重组领导团队,一边要跟警署签订各种承诺书,申请解禁。

    偶尔温稚对婚礼筹备拿不准主意时,会及时跟司明沉沟通,两人商量一番很快就能统一想法,加速推进婚礼进程。

    这天,《望》剧组向温稚发来邀请,希望他能参加内部试映会,为了能申请美博国际电影节,剧组已经完成剪辑。

    试映会这天与温稚正式杀青是同一天,所以温稚中午匆匆结束杀青宴后,便马不停蹄从郊区赶往试映会。

    《望》的试映会,众星云集,娱乐圈所有知名的电影人和影评人都来参加,就连知名影评人金铭也在。

    温稚赶来时,刚刚结束一场武打戏。身上脏兮兮的,像个小泥人。

    姜星南已经做好造型,看见温稚后抿着唇笑了:“你怎么不先洗个澡?”

    温稚拍拍脑瓜顶的土:“时间来不及,本来晚上是杀青宴,临时加快了拍戏进程。”

    姜星南发现温稚发丝上粘着枯树叶,替他拿下来,扔进垃圾桶。

    “那你快去洗个澡做造型吧。”

    温稚点头,转身时瞥到了宋承宇。

    宋承宇朝他挥手:“小温,中午好。”

    温稚眼睛在姜星南与宋承宇之间来回打量,“听说你们俩又合作了新电影?”

    姜星南眼睛里闪过一抹局促:“嗯。”

    温稚厚着脸皮,故意调侃:“感觉你们俩感情越来越好了。”

    “嗯。”宋承宇这次主动点头。

    姜星南瞧宋承宇一眼,抱着衣服借口说:“我先去找我经纪人了。”

    温稚:“拜拜。”

    宋承宇嘴角扬着浅笑,目送姜星南离开。他看向温稚:“小温,你先洗澡,记得关门。”

    温稚小鸡啄米般的点点头:“行。”

    宋承宇走到门口,回头问他:“司总最近没在国内吗?”

    温稚如实回答:“他在欧洲,大概还有几天回来。”

    宋承宇点点头:“我最近成立了影视公司,司盛那边感兴趣想成为股东。”

    温稚:“可能是负责文娱的总裁跟你联系的,司明沉最近忙得焦头烂额。”

    宋承宇温和一笑:“好。”

    “等等——”

    温稚将宋承宇喊住:“宋哥,我这个月结婚,到时候你和星南记得来啊,我把捧花扔给你们。”

    宋承宇诧然笑道:“

    结婚?”

    对方疑惑的表情,让温稚有些害羞。

    哪有结婚四年还办婚礼的啊!

    “我跟司明沉结婚时,因为一些原因,婚礼比较简单。最近我们打算重新办一场婚礼,顺便去周游世界度蜜月。”

    宋承宇:“恭喜你们,小稚。”

    温稚嘿嘿一笑:“那你记得来。”

    宋承宇点头:“一定。”

    两小时后,温稚收拾一番,与所有主演出现在电影厅,共同观看《望》。

    他饰演的小望,在电影中戏份最多,几乎是宋承宇与姜星南的两倍。

    第一幕,便是小望背着竹篓在险峻崎岖的悬崖上行走的镜头。

    导演很注重美学,尽管温稚纯素颜,并为了符合形象将脸涂黑,但每个镜头,都带着纯朴灵动的美,荒凉的可可西里也被拍摄得震撼神秘。

    温稚悄悄录下一段,给司明沉发过去。

    [我帅不帅。]

    司明沉五分钟后回复:帅。

    温稚:小鸭跳jpg,我的电影试映会,制片方已经申报了国外的电影奖。

    司明沉:厉害。

    撂下手机,温稚专心欣赏自己的演技,不吹不黑,他演技进步很多。

    剧情到达高潮时,姜星南微微靠近温稚:“你的演技进步了,小望这个角色塑造得很好。”

    温稚忍不住翘起尾巴:“昂,我也觉得,你说我能拿到最佳男主角吗?”

    姜星南一怔,随即尴尬一笑:“我们等等看,万一呢?”

    温稚:“…”倒也不必这么明显。

    试映会结束,主创们悉数上台,许多电影人和影评团现场发表影评和感想。

    金铭作为国内影响力最大的影评人,也起身对电影作出评价。

    他首先看向宋承宇,微微颔首:“宋老师演技一如既往的稳,将电影中角色塑造得入木三分,稳定发挥都是超神水准。”

    现场的粉丝和媒体记者哄笑。

    “小姜亦是同样。”

    接着,金铭又点评了电影:“让我们意外的是,山村题材的电影竟然能把美学发挥到极致,村落中一草一木都美到让人惊叹。”

    另外一名影评人附和:“林导的电影镜头感一如既往的稳,电影配色和运镜简直就是影圈教学级别。”

    大家的讨论很热闹,但唯独没有人点评温稚。温稚眼巴巴瞅着金铭,随后垂下眼睛在心里默默叹息。

    “另外,温稚——”金铭看向温稚。

    温稚倏地抬起头,神色紧张。

    “也很惊喜,进步很大。作为影片的灵魂人物,在两位影帝的压力中,能将小望这个角色演活,实属不易。”

    “是的,温稚这次进步了。”

    “这是温稚第一次出演电影吧,我看过他的电视剧,确实进步很大。”

    温稚小脸红扑扑的,乖巧道:“谢谢大家,我会继续努力的。”

    媒体的高清相机中,他的表情举止像个得到肯定,害羞的十八岁少年。

    “另外,优质的剧本对本部影片加成很大,能看出编剧团队的功底很深。”

    温稚眼神亮起,朝大家谦卑地鞠躬。

    这场试映会,在好评如潮的影评中结束,温稚回家时心情很不错,也知道自己肯定拿不到最佳男主角,但这部影片的整体质量非常好,没有浪费妈妈的剧本,这才是他最大的幸运和开心事。

    回到家,温稚结束了将近两个月的剧组生活,泡着热乎乎的温泉,给司明沉发送自己香艳的一幕。

    接着来的时间,他将全身心投入到电影的宣传和婚期的筹备中,并向粉丝们宣布这个好消息。

    明焱棠收到温稚的婚礼邀请后很是惊讶,立刻给他拨去视频通话:“你真的要办婚礼?”

    温稚正举着香槟,惬意优雅地翻看婚礼策划:“当然了,而且还要大办特办。”

    明焱棠:“666,司明沉怎么说?”

    “就是他主动提出的,说要给我个盛大隆重的婚礼。”温稚故作叹息:“我不同意,他就跟我急。”

    明焱棠:“行,到时候我们去参加,没有份子钱。”

    温稚:“切,小气。”

    日子一天天过去,温稚每天都在掰着手指头数司明沉回来的日期。

    他们最晚七月十八日试婚服,也就是一周后。

    晴晚在晚上给温稚发来微信,告诉他这个月还欠一次直播,趁着不忙的时候补上。

    温稚点点头,托着腮陷入沉思。

    直播还是有必要开的,顺便可以向粉丝们报一下两人的喜讯。

    他和司明沉参加恋综时,起初不被看好,但仍有许多斯文CP粉都在支持他们。所以他私心希望,能让大家看到他们的美好瞬间。

    于是,温稚把想法告诉晴晚,晴晚立刻跟直播平台商量,在婚礼那天全程直播,关闭所有打赏渠道。

    直播平台的负责人听后自然非常乐意,要知道温稚现如今可正当红,尤其是与司明沉合体,两人的热度秒杀所有当红流量。他们的速度非常快,得知温稚今晚打算官宣婚礼后十分配合,立刻将预告发出去,全平台换上浪漫的色系,并配上温稚和司明沉的黑色剪影,预告有大喜事发生。

    温稚和司明沉的剪影刚刚放出来便直接登上热搜,网友们纷纷好奇究竟有什么喜事。

    直播前,温稚给司明沉打过一个电话,大约过了一分钟对方才接。

    温稚开始矫情:“你下周能不能回来?我们的婚服已经到了。”

    司明沉声音有些哑:“我尽量,宝宝。”

    温稚坏心眼的吓唬司明沉:“你如果回不来也可以,那我就安排跟你身高体重差不多的人试婚服喽。”

    司明沉声音压低:“不行。”

    温稚嘿嘿一笑:“等你,就算你回不来也等你,大不了婚礼延期。”

    此时,司明沉刚刚结束高层会议,已经不眠不休24小时,咖啡喝了很多杯,手腕酸痛。

    会议上提出的问题让他很头痛,新的领导团队与下面针锋相对,磨合很差,近期各种纷争不断。

    听到温稚的声音,司明沉心情缓和许多,按了按手臂,沉声回:“好,我会尽量回去。”

    温稚听出司明沉的疲惫,温声安慰:“注意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先忙,我去直播。”

    “好,拜拜。”

    通话结束,晚上八点温稚准时开播。刚刚登录直播间,页面上红彤彤的“囍”字分外惹眼。

    他汗颜,这还能暗示得再明显一些吗?

    弹幕里,格外热闹。

    [好久没看见知知了,知知最近好忙呀。]

    [听说《望》入围美博电影节,知知有没有希望拿奖?]

    [要跟司总一起宣布什么事情呢?感觉直播间的氛围像是有喜事。]

    [是啊,如果知知没跟司总结婚,我会以为他们俩要领证了。]

    [知知清瘦好多,辛苦了我的宝。]

    温稚噙着笑意:“好久没跟大家见面了,这次直播主要想跟你们聊聊天,同时也想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

    [啥好消息啊!抓耳挠腮的!]

    [莫非是知知怀了?]

    [笑死了,我估计是耽美生子文看多了,第一反应也是知知怀孕了。]

    [快点说!!]

    温稚卖足关子:“四年前司司工作忙,我们的婚礼办得比较仓促,也是为了弥补地狱爱情那期的遗憾,所以我们将于本月24日举办婚礼。为了感谢粉丝们的喜欢和支持,婚礼那天,大家可以登录直播平台全程全角度观看,有时间都来玩哦。”

    [哇哇哇,能看婚礼!]

    [恭喜恭喜!祝斯文cp百年好合!]

    [居然能全程观看直播吗?瞬间感觉我也成为被邀请的宾客。]

    [好开心!怪不得直播间布置得这么喜庆!]

    [地狱爱情那期真的好遗憾啊,知知当时很失落,没想到司总居然又跟知知补办一场婚礼。]

    [本综艺粉一本满足,真的好开心!]

    这条消息发出以后,迅速登上热搜第一,直播平台也趁机官宣这件事,并推出限定头像框,所有观看斯文结婚的网友,可获得同心如意挂坠,装饰在头像上非常好看。

    直播间内的弹幕中有很多问题。

    比如司明沉最近怎么很少出现?

    婚礼在哪里举行。

    结婚盛典的想法是谁最先提出的等等。

    这些问题,温稚一一耐

    心解答。当温稚回答司明沉最近为什么鲜少出现时,眼神难掩思念:“他在欧洲,最近非常忙,大概婚礼前才能回来。前不久,我去欧洲看望他,他瘦了好多。”

    说到最后,温稚垂着眼睛轻轻叹息。

    [知知心疼了呜呜。]

    [唉,司总赚钱养家也不容易。]

    [别难过,司总马上就回来了。]

    [真的是特别喜欢,才会因为爱的人瘦了两斤才这么难过吧。]

    “腹肌都快瘦没了,摸着手感没以前好了。”温稚小声抱怨。

    一时之间,弹幕凝固。

    [封禁警告。]

    [好家伙,这是我能听到的吗?知知真不把我们当外人。]

    [所以温稚去欧洲,除了摸司总腹肌还干什么了?]

    [滴滴,我是扫黄大队长。]

    这时,弹幕上突然出现一句特别的话:知知放心,我会加强锻炼,让你摸起来更有手感。

    温稚原本没看到,但很多网友都发现了这段话,疯狂复制粘贴给温稚瞧。

    温稚一头雾水地看着这段话,一种难以置信的猜测浮现在脑海。这时微信“叮铃”一声响起,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司明沉给他发过来的这段话和弹幕上疯狂刷屏的话一模一样。

    温稚脸颊渐渐泛红,湿润的眸子带着些被戳破的尴尬和恼羞:“你偷看我直播干什么。”

    弹幕彻底躁动起来。

    [所以真的是司总吗!]

    [我的天,温稚被抓包了吗?]

    [哈哈哈哈,让你说老公坏话。]

    [惨喽,温宝贝会被狠狠修理吗?]

    司明沉给温稚发了一段语音,温稚点开:“如果不是偷看你直播,我还不知道宝贝在嫌弃我。我得加强锻炼,才能留住你的心。”

    温稚又气又羞,眼睛晕上一层雾蒙蒙的湿气:“再见吧!我以后再也不摸你腹肌了。”

    司明沉又发来一段语音:“那我摸你的。”

    温稚掩着羞涩,愤愤扣下手机。

    一时之间,弹幕都在调侃温稚。

    [拿给我摸一摸?]

    [温温的腹肌什么样?我猜测软乎乎的。]

    [笑死我了,温稚完全招架不住司明沉。]

    [看着两人摸来摸去,我一个单身狗好激动啊!]

    [这样吧,一三五温稚摸司总的腹肌,二四六司总摸温稚摸腹肌。周日你们互相摸,]

    “哔哔哔——”

    系统弹出提示站短:您的直播间涉嫌色情擦边被强制下线。

    温稚:“???”这也太和谐了吧。

    当晚,温稚直播间被封禁登上热搜第二,无数网友看到封禁的原因后,去司明沉微博底下凑热闹,纷纷提醒司明沉注意锻炼。

    温稚得知这件事后,换上小号偷偷摸摸去司明沉微博下一起起哄打卡。

    Id温稚最帅气:司总,你可要加油哦,虽然知知是全世界最爱你的人,无论你变成什么样都不会嫌弃你,但你也要适当满足一下知知的要求,腹肌胸肌什么的练起来!

    这条评论很快被顶成热评。

    司明沉很快回复:宝宝,下次用小号,请记得删干净相册照片。

    底下网友:???你们俩也太会玩了。

    温稚收到回复后,火速删除评论,恨不得当场撞墙。然而并没有用,这条评论早就被截图传遍网络,并命名为新型PUA。

    晴晚当晚劝告温稚:“祖宗,虽然我一直很希望你爆红,但咱们多少注意点形象好吗?笨蛋美人在娱乐圈可不流行啊。”

    温稚尴尬得直抠脚趾头,在心里又默默把司明沉吐槽了好几遍。

    时间慢慢划过,婚期将近。

    后天就要试婚服,但司明沉还没有要回来的意思。刚才温稚给司明沉打电话,是文特助接的。

    文特助为难地表示警署那边还没有撤走对于司明沉的出境限制,因为手续冗杂,需要一层一层申请审批,最新结果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出来。

    温稚嘴上说着没关系,只要能回来参加婚礼就行,可心里还是空落落的。

    这个下午,温祁山给温稚打电话,约他见面。温稚稍做犹豫,还是答应。

    咖啡厅里,只有温祁山一人。他看上去老了许多,鬓角两侧的白发藏都藏不住。

    温稚坐在对面,垂着眼睛:“爸。”

    温

    祁山应了一声,语气僵硬:“你——没事吧,我听说桑祁他们想要绑架你,但没有成功。”

    温稚声音温吞:“嗯。”

    温祁山始终盯着手边的咖啡,没有与温稚对视。

    “听说你要跟司明沉补办婚礼。”

    “嗯。”

    温祁山从身边拿出一个盒子:“这里面的东西是你妈妈留给你未来媳妇的,没想到你最后跟男人在一起了。”

    温稚打开盒子,发现里面几乎都是他妈妈生前的珠宝首饰和名贵物件。

    “给你吧。”

    说完,温祁山起身,一步步朝外走着:“那天,司明沉说我不配做你的父亲。我承认,他说得对。你们俩结婚注意安全,别的没什么想说的了。”

    温稚张了张嘴,想留住温祁山的话最终吞没在唇边,没有开口。

    或许两人现在的关系,就是最好的结局。

    当晚,温稚回家,将林倾稚的东西放在司明沉的保险箱,轻轻关上。

    家里这些天很安静,没了司明沉的陪伴,温稚一人无聊透顶,偌大空旷的家,只有他自己走路的声音,佣人也只是在三餐和打扫时从后院过来。

    温稚躺在床上,给司明沉发了条微信,意料之中,对方没有立刻回。

    他枕着小南瓜,内心惆怅,如果不是为了在这里忙婚礼的各种事宜,他早就非去欧洲找司明沉了。

    这时,他的电话响起,晴晚给他带来一个爆炸性的好消息:“你入围美博电影节最佳新人奖了!”

    温稚抱着小冬瓜在床上兴奋地打了个滚:“真的?”

    晴晚笑道:“那还有假?”

    温稚意外又惊喜:“那我需要准备什么吗?”

    晴晚:“不用,最终结果会很久才出来。明天有个电影盛典,你们剧组也受邀参加了,我上午十点去接你。”

    温稚:“ok。”

    挂完电话,温稚连忙去微博打探,发现自己和美博电影节的热搜果然高高挂起。他一本满足地点进去,里面几乎都是称赞他的评论。

    [美博电影节的含金量超级高,温稚能提名最佳新人奖实属不易。]

    [美博可仅次于小金人电影节!能提名已经可以吹了。]

    [哇,这部电影真的那么好看吗?上映后我可一定要去瞧瞧。]

    [温稚演技得进步成什么样啊,快点上映吧,迫不及待要看看了。]

    他刚要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司明沉,却突然忍住。他想等司明沉明天回国,亲口告诉他这件事。

    第二天上午,温稚被晴晚接走,准备参加电影盛典。

    保姆车上,他接到了婚服设计师的电话,约定明天上午试四套婚服,顺便拍摄结婚照。

    晴晚在副驾听着,回头问他:“司总今天回来吗?”

    温稚轻轻摇头:“我也不太清楚,昨天我给他发的微信他还没回我。”

    晴晚想了想:“我记得司总在马德里对吗?”

    温稚:“嗯。”

    阿宁开着车忽然道:“那边好像遭遇飓风,所有航班都停了。”

    “啊?”温稚才知道这个消息,连忙搜索那边的新闻,发现市区果然受灾严重,所有机场航线全部停运。“司明沉不回我,是不是遇到危险了?”

    晴晚安慰他:“你别着急,应该没事。”

    “我怎么可能不着急。”温稚几乎带着哭腔,皱紧眉头给司明沉打电话。和昨天一样,对面无人接听。

    阿宁提议:“给司总助理打电话呢?”

    温稚:“嗯,我正在打。”

    文特助的手机一向接听很快,但这次与之前相比,显然慢了很多。

    温稚的心脏就快提到嗓子眼,不停祈求老天保佑司明沉他们没事。

    “温少爷。”文特助接通手机。

    温稚像抓到救命稻草:“司明沉呢?听说你们那里受灾了,你们俩有事吗?”

    文特助声音温和:“我们这边没事,您不用担心。但这里的飞机航线全部停了,司总可能暂时无法回国。”

    温稚松口气:“人没事就行。”

    文特助告诉他一件喜事:“司总的出境限制已经解开,只要天气一好,他立刻回国。”

    巨大的情绪起伏让温稚鼻腔微涩:“我能跟他说说话吗?他的电话不接。”

    文特助:“司总连续工作两天,刚刚休

    息,我去叫醒他?”

    “别——”温稚小声念叨:“让他休息吧,别打扰他了。”

    文特助:“ok,等司总醒来我立刻让他给您回电话。”

    温稚恋恋不舍:“文先生,请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司明沉,他忙起工作饮食不规律,饥一顿饱一顿,你记得提醒他。回国后,我给你封个大红包。”

    文特助笑道:“您言重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挂下电话,温稚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一直到电影盛典,情绪才稍稍缓和。

    《望》剧组休息室,温稚刚进去,就撞上宋承宇把姜星南逼到角落,低头跟他说话。

    温稚急忙捂上眼睛,转身就跑。

    姜星南推开宋承宇,整理西装,朝着温稚追去。

    “小温,你回来吧,我们俩就说说话。”

    温稚站在门口,八卦笑着:“我才不回去,你们俩你侬我侬,我就是个超大瓦的电灯泡。”

    姜星南面色羞赧:“我们俩真没干什么。”

    这时,宋承宇从里面走出来,神色温和,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小温,听说你提名了最佳新人奖,恭喜你。”

    温稚不好意思地说:“多亏宋哥拍戏时帮我指导演技,才让我进步这么快。”

    宋承宇走过来,虽然对温稚说话,视线却温柔地看着姜星南:“这是应该的。”

    温稚识相溜走,绝对不在这里当电灯泡。半路,他偶然碰见林雨墨,林雨墨热情地和他打招呼。

    两人好久没见,叙了片刻的旧,便一同前往盛典现场。

    林雨墨边走边问:“你跟司总要办婚礼?”

    温稚:“嗯,还有几天,到时候我给你寄请柬。”

    林雨墨很开心:“那你记得邀请我,我一定第一个到。”

    途经《望》剧组的位置,温稚坐下,与林雨墨挥手道别。半小时后,姜星南与宋承宇也结伴前来,分别坐在温稚两侧。

    温稚看了眼身后的姓名牌,弱弱问道:“星南,你要跟我换位置吗?”

    姜星南朝他眨眼:“你是男主,你们俩要挨在一起。”

    温稚陷入纠结,表情拘谨又别扭。

    他觉得自己就像拆散小情侣的坏蛋。

    夹在两人中间太尴尬了。

    正巧这时宋承宇透过温稚看着姜星南,温稚贼别扭,又羡慕又尴尬。

    这种情形让他不禁想起司明沉,掏出手机想要跟他抱怨两人合体虐狗的不道德行为。

    谁知司明沉回复得很快:“狗狗乖,等我回去我们也虐他们。”

    温稚不由得翘起唇角:“你醒啦?”

    司明沉:“嗯。”

    温稚小声哔哔:“你是不是今天不能回来了?我就知道,明天我自己去拍结婚照。”

    司明沉心情好像很不错:“好的,知知记的把我的位置空出来,回头帮我P上去。”

    温稚:“略略略,我才不要。”

    盛典已经开始,温稚没时间再聊天,匆匆和司明沉打了声招呼,和剧组的主创们一起走红毯。

    轮到他们出来时,几乎引爆了全场的最高呼声。

    原本温稚没指望从宋承宇的迷妹迷弟中听到自己的名字,意外的是,他的呼声也很响亮。

    温稚美滋滋,昂首阔步走得最带劲,如果不是宋承宇及时拉住他,差点跟前面的剧组主创一起走红毯。

    注视着大家无奈的笑意,他悄悄朝宋承宇说:“抱歉,我没见识,第一次这么受欢迎。”

    宋承宇语气温和:“以后你会有更多的鲜花和掌声。”

    温稚听到这句话瞬间被打了鸡血,忙不迭地点头:“我会努力的!”

    颁奖环节,电影《望》众望所归,横扫七个奖项。虽然这种电影盛典的含金量没那么高,但温稚依然快乐得像只小海豹,不停地鼓掌。

    电影盛典的最后一个奖项是年度最佳男演员,温稚本来还在猜是不是宋承宇,没想到立刻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他没见识地睁大眼睛,接受着剧组其他人的拥抱,晕乎乎地走上台,发表获奖感言。

    直到拿到奖杯,那种不真实感才逐渐袭来,让他切身体会到领奖的荣誉感。

    “最后,我要感谢我的先生司明沉。”温稚认真叹息,“虽然他被飓风困在国外无法来见证这个夜晚,但我仍然想对他说句谢谢。为了支持我的表演事业,他甚至来剧组当替身

    。”

    现场的演员们发出惊叹。

    “虽然是床替,但他牺牲巨大。”

    导演和宋承宇他们哄笑起来:“司总应该庆幸没有参加这场盛典,否则没脸见人了。”

    “我还想告诉他,我很想他。”

    温稚吻了一下奖杯,鞠躬下台。

    颁完最后一个奖项,盛典结束。本来还有酒会,但温稚想赶紧回家和司明沉视频通话,便拒绝了大家的邀请。

    保姆车就停在盛典的后院,温稚的奖杯完全不肯离身,稀罕得很。

    可等他来到后门时,却发现熟悉的保姆车并没有出现,反而狭窄的小巷内立着一个修长高挑的身影。

    司明沉旁边放着一个孤零零的行李箱,便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温稚愣在原地,随后拔腿跑去。

    路灯下,两抹长影逐渐靠近。

    温稚抿着唇,一直没说话。

    司明沉微微弯腰,视线与温稚平齐:“怎么不说话呢,小笨蛋。”

    满腔的思念在这一刻化开,温稚抽抽鼻子:“航线停了,你怎么来的?”

    司明沉将手掌落在他的头上,轻轻揉着:“我提前出发,先开车去附近安全的城市,随后转水路和航班回来的。”

    温稚知道做轮船有多难受,心疼道:“那你在路上得走了多久?”

    司明沉:“49小时。”

    温稚伸开手臂环住司明沉的腰,将脸贴在对方胸膛:“这么着急干什么,我又不是不等你结婚。”

    司明沉顺着温稚的后背:“答应你今天回来,说到做到。”

    温稚抬头,捧着司明沉的脸:“你又瘦了。”

    司明沉认真回答:“腹肌没瘦。”

    温稚被逗笑,随后从口袋里将沉沉的奖杯掏出来举起:“送给你。”

    司明沉很配合,语气带着惊喜:“知知这么厉害,年度最佳男演员都拿到手了?”

    温稚:“那当然,我最棒了。”

    司明沉郑重接过:“谢谢你的礼物,那我们回家好吗?”

    温稚点头,伸开手臂:“那你背我上车。”

    司明沉顺从转身,微微蹲下,温稚立刻跳上去,另一只手拉着行李箱。

    “我沉不沉?”

    “不沉。”

    温稚歪头打量着司明沉:“你都流汗了,还说我不沉。”

    司明沉声线温和:“背着我的全世界,能不沉吗?”

    温稚瞬间红了脸:“甜言蜜语。”

    司明沉笑了:“那你喜欢吗?”

    温稚抿着唇,半晌才傲娇道:“喜欢。”

    这条小巷很长,外部停车场离这里较远,两人走了很久。

    温稚和司明沉闲聊:“对了,我还获得了美博奖的最佳新人提名,含金量在国际上超级高。”

    “我们知知一直很厉害。”司明沉低笑着回答。

    司明沉的语气让温稚觉得有点像哄小孩。

    他蹭了蹭司明沉的头,继续说:“对了,请柬就差你的签名,我们就可以发给朋友们了。我这里有56位朋友,你那里呢?”

    司明沉:“我这里一共有232位宾客。”

    温稚立刻打起小算盘:“哇,那我们会不会收到份子钱呢?”

    司明沉:“会吧。”

    温稚是个小财迷,一听有份子钱领掰着手指头开始算账。

    算完帐,他讨好地蹭司明沉:“司司,份子钱都给我行不行?求求你了。”

    司明沉自然宠着他,顺便将他背紧:“好,份子钱都给你。”

    最重要的事尘埃落定,温稚已经开始算起这笔钱的支配方式。

    这时,他的心头浮现出另外一件极其重要的事。

    想到这件事,他目光犹豫,略带淡淡的难过。

    最终温稚握了握拳,将脸埋在司明沉肩膀,小声说道:“司明沉,我想回答你的一个问题。”

    司明沉不解:“回答我的问题?什么问题?”

    温稚眼神明亮,专注望着司明沉的侧颜:“曾经有个男生给我写了一封告白信,信上说他已经做好为我们人生负责的准备,问我喜不喜欢他。”

    司明沉停下脚步,眼神涌动着复杂酸涩的情绪。

    “然后呢,你怎么说。”

    温稚吻向司明沉

    的眼睛:“我的回答是,我好喜欢你,好爱你。”

    “如果能回到高中,我会毫无顾忌地选择拥抱你,告诉你我超级喜欢你。”

    (正文完)【更多热门好书尽在女生小说网http://m.dmwx.org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mwx.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mwx.org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