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再试一次 > 第53章 夏风浪漫(正文完)

第53章 夏风浪漫(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冰箱里有不少食材,不过在拿出来的时候,陆喆还是发现有两瓶需要用的酱料忘记买了。

    国外不比国内便利,买什么手机APP直接下单外送就行。江凛说他去买,陆喆便又列了几样,趁着季明伦上楼拿江凛的超市储值卡时,陆喆悄声问道:“他这次陪你过来待多久?”

    “一周,”江凛低头在手机备忘录里写好陆喆需要的东西,抬起头时发觉陆喆看着自己,不禁问道,“怎么?”

    陆喆靠在后面的岛台上,叹了一口气:“到时候你要去送他,又要等一年了。”

    兴许是在好友面前,即便被提到这个不想面对的分别话题,江凛也没有抵触的情绪,只是和陆喆肩并肩一起靠着岛台:“其实也没有一年,过年的时候我可以回去,还有春假,夏天之前如果能毕业的话我就走了。”

    “以后真没打算继续留在洛杉矶?”陆喆问道。

    江凛摇着头,抬起手指给他看湿疹:“回国养两个月好多了,我跟这的环境是真的不合。”

    其实何止是环境,从一开始到这里,他就浑身都散发着格格不入的感觉。陆喆与他认识的那段时间他已经算比较适应这的生活习惯了,但是湿疹就没好过,一年到头手指都红,这还是陆喆第一次看到他手上没什么小水泡,肤色贴近了本来的颜色。

    陆喆与他同校,对于毕业以后的打算也很茫然。之前他俩聊过这个话题,陆喆没有很强烈回香港工作的想法。他有一个完整的家,有很爱他的父母,他的家庭环境是江凛羡慕的,但是香港却有一个他想回又不愿回去的理由。

    江凛想问他这次去参加那位的婚礼有没有发生过什么,话到嘴边听见楼梯那传来了季明伦的脚步声,只好把话收回去,陆喆则笑着推了他一下:“走吧,带你男朋友出去转转,不用太早回来,其实我不太饿。”

    冷不丁听到男朋友这个词,江凛的表情尴尬了一下,不过在看到陆喆替他开心的笑容时,他也忍不住笑,望向了那个披着一身阳光走下来的人。

    出门时陆喆把车钥匙抛了过来,江凛带着季明伦往前走一段,解锁了路边一辆黑色的越野JEEP。

    季明伦看着这辆被改装过,造型有点野的车,站在副驾门边问道:“你还能开这种车?”gzh就像傻呗

    这辆JEEP是陆喆的,江凛和陆喆身形差不多,自然没问题。见季明伦小瞧了自己,江凛踩着侧踏坐进驾驶座,扣好安全带,从副驾的置物箱里拿出自己的墨镜戴上,也不多废话,直接让季明伦见识了一把他的车技。

    两人在国内是同时考的驾照,后来出国江凛又考了美国驾照。平时他不是宅家里就是宅学校图书馆,基本没有社交,后来认识了陆喆,陆喆总是拉着他出去兜风,这辆车他开多了也就上手了。

    车辆平稳驶出社区,来到了车流量少的公路上,江凛踩重油门,车子的推背感一下就上来了。他又将前后的窗户都打开,让干燥的风灌进来,虽然比不上开空调凉爽,但是看着两侧逐渐稀少的建筑痕迹,那种奔向自由的感觉又满溢着胸口。

    一开始季明伦的注意力都在他飞扬着自信的脸上,等到周围的山脉渐渐多起来了才去欣赏风景,听他问:“这条公路的景色不错吧?”

    “是挺好的,”季明伦笑了笑,胳膊随意搭在车门上,望着远处一片折射着太阳光的碧绿湖泊,“如果当初我妈没生病,我应该也会熟悉这里。”

    江凛扭头看了季明伦一眼,当初他俩一道考虑留学,季明伦连表格都填好了,可惜那时候传来了程昱生肿瘤的消息。

    当年汤颍就是得癌去世,他俩都清楚这个病有多凶险,后来季明伦为了多点时间陪伴程昱就放弃了留学申请,幸好最后换来了好消息,程昱病愈了。

    江凛把手伸过去,捞过季明伦的左手牵住,在季明伦转头看自己时说道:“去我学校看看吧。”

    “现在?”季明伦反问,抬起右手腕看了下表盘,“陆喆不是在家里等着?”

    江凛打转方向盘,熟练地越过前面的一辆房车:“他说不怎么饿,让我带你到处转转。”

    车子在广阔的公路上行驶了近半个小时,两侧的建筑物与人迹又多了起来。在转过几条绿荫环绕的道路后,前方出现了UCLA校区的外观。

    江凛就近找了个停车位,下车时旁边一排商店前面有不少游客,他问季明伦要不要喝咖啡,季明伦反问他平时喝咖啡都在哪里,他便带着季明伦穿过这排商店街,走到后面一条背对街道的小路上,推开了其中一家很有印第安装饰风格的咖啡店。

    走到柜台前,江凛对低头在里面做单的黑人小哥打了个招呼,对方抬头看到他,顿时笑出了两排白牙,伸出右手和他碰了碰拳头。

    季明伦听他们用英文对话,黑人小哥也就20出头的年纪,看样子就很健谈,还主动问起江凛身后的自己。

    江凛互相介绍了下,季明伦与对方点头当打招呼,黑人小哥照旧给江凛做了两杯意式加浓,期间闲聊的时候还提到了厦门。

    等离开了那家店,季明伦看着江凛喝咖啡的样子,问道:“你的社恐是不是只会在国内发作?”

    江凛刚喝了一口,听完差点被呛到,他摘掉墨镜看着季明伦,不解道:“什么?”

    季明伦和他并排走在树荫下,眉眼间的神色看似不经意:“从早上的Zaya到陆喆,还有刚才的Moss,你交际圈挺广的。”

    江凛停下来,望着前面那道走远了几步的背影,总算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他快步追上,到季明伦身边说:“Moss是陆喆的朋友,以前我都不知道这家店,是陆喆带我来多了才认识的。”

    “Zaya是房东的女儿,她跟我学中文,和陆喆学广东话。”

    江凛认真解释着,见季明伦还是不说话,不禁笑道:“干什么啊?你不会在介意吧?”

    季明伦瞥他一眼,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江凛又愣了愣,随后再忍不住了,笑得咖啡都差点晃荡出来。又走了几步后,江凛往前后看了看,碰了下季明伦身侧的手。

    季明伦没躲开,他便牵住了,说:“和我关系不错的人你今天都见完了,再没别人了。”

    季明伦继续喝着冰咖啡,江凛肯在街上主动牵他又解释这些,他已经不介意了。其实刚才他也不是真的小气,只是今天一天下来,他看江凛不是跟人拥抱就是对着别人笑,跟在国内是两个样子,心里有点不太舒服罢了。

    不过江凛能治好不善交际的毛病是好事,毕竟以后进入社会是避不开交际圈的。可他私心里还是希望江凛像以前一样依赖他,有什么都找他说,只和他商量。

    在心里提醒一遍自己不能抱着这种自私的想法,季明伦反握住江凛的手,走到外面大街上都没再松开。

    美国崇尚自由,大街上往来着形形色色的人种,各种性取向的人都有,不会有人在意两个男生牵手走路的画面。季明伦不想放开,江凛也没有抽回来,两个人就这么过了街,一路走到了校园里。

    UCLA有上百年的历史,校内建筑大多采用伦巴第风格,随处可见文艺复兴感觉的红砖外墙。行走在高低错落的坡道上,望着旁边大片油绿的草坪,就算是盛夏的中午也觉得十分惬意。

    这几天已陆续开始报道,不少学生或坐或躺在两旁的树荫下,不是拿着平板就是玩PSP煲电话粥,不远处还有几个男生在一楼的走廊内PK滑板技巧。

    两人悠闲地穿过一片坡地,路过篮球场旁边时江凛鞋带松了,他蹲下去绑,结果听到一声惊呼。他下意识回头,发现季明伦的胳膊挡在了身后,一颗篮球先是撞到小臂内侧,接着被季明伦顺手一转,勾到了臂弯里。

    “没事吧!”

    江凛立刻起身想检查季明伦的手臂,那颗篮球撞过来的声音很大,他担心季明伦受伤。不过季明伦说没什么,看向朝他们跑来,双手合十说了句泰语的小个子年轻人。

    篮球场经常会有球飞到外面误伤路人,这点季明伦很清楚,而且对方道歉的态度也诚恳,他便用右手把球抛过去,谁知对方没接稳,他闪身绕过那人自己又接住球,接着便找准角度,直接一个点对点传球,棕色的篮球划出一段抛物线,落在了十几米开外的另一个黄皮肤青年手中。

    他传球的姿势和角度都很专业,接球的青年怔了征,他则收回视线对江凛说:“走吧。”

    江凛点了点头,两个人刚走了几步就被叫住了,接球的青年快步跑过来,用英文夸了他刚才的传球,又问他要不要来玩两把?

    季明伦是有点手痒,这段时间他一直陪着江凛,已经很久没打球了。江凛也在旁边提醒他可以玩玩反正不赶时间,他便将咖啡递给江凛,跟着那两个男生走过去。

    江凛在附近的一株树下坐着,两杯咖啡放到了旁边,专注地看起季明伦打球。

    5V5的打法和在国内没什么明显区别,季明伦与那几个年轻人沟通了几句便开始热身运球,没几分钟他就一个人上篮进了三球。

    那几个年轻人的表情都变得认真了,开始用两个人盯他来防守,可惜见效甚微。季明伦在做假动作方面简直是天才,轻易就越过了防守线,一再上篮得分。

    他身高184,在国内算是没什么压力了,不过这里光是190以上的男生就有三个。但篮球不是只靠身高取胜的运动,重要的是技巧与队友的配合。季明伦加入的这队队友恰好都是亚洲人,且技术都还不错,打了几个来回后就摸准了配合,越打越上手。

    江凛看他飞驰在球场上,运球过人的动作如行云流水,数次灌篮时T恤下摆都飞扬起来,露出紧实的腹肌,不知不觉便看得入了迷,好几次都忍不住鼓掌。

    季明伦打了20多分钟,在烈日暴晒下早已汗流浃背,他没有恋战,过完瘾就跟众人道别了,江凛看最初接他篮球的男生勾住他肩膀不知说了什么,他笑着摇了摇头,对方的表情有些气馁,随后他便朝自己走过来。

    江凛从胸包里拿出纸巾给季明伦擦汗,季明伦没接,只说要去洗脸,他便带路去了最近的洗手间,看季明伦把脑袋伸到水龙头下面直接冲。

    等到季明伦直起上身时,他递上纸巾问:“刚才他们跟你说什么?”

    “没什么,他们就找我要联系方式,说有空约出来打球。”缺心眼子

    季明伦擦着脖子上淌下的水,英气的面庞上透着运动过后的红润气色,不知怎的让江凛想起了出门前在他床上的季明伦,也是红着脸在喘气。

    季明伦擦完了,拉着衣领扇风,见江凛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走神,不禁笑着问道:“是不是觉得你男朋友刚才很帅都看呆了?”

    在打篮球方面,季明伦一向有自信。他小学就开始接触篮球,一路被教练夸到大,高中时甚至入选了省队,最后是他自己觉得这样会影响学习才放弃了。

    望着眼前人脸上张扬的笑意,江凛难得没有否认,他把咖啡递给季明伦,认真夸道:“嗯,刚才真的很帅。”

    季明伦还是第一次被他这么坦诚地夸,尤其是看到他眼中毫不掩饰的欣赏神色时,顿时忍不住了,拉着他进了隔间,门栓一落就将他抵在门板上亲了起来。

    两个人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里索取着彼此,比起季明伦没什么负担的冲动,江凛满心都是一个念头——这里是他的学校,这个洗手间他来过很多次,但从没有想过季明伦有可能踏足,更没想过那个人会在学校里这样吻着他。而他也大胆到没理会洗手池前其他人的眼光,就这么跟季明伦进来了……

    放在裤兜里的手机持续震动了好几下,江凛才喘着气推开季明伦。只是他还没低头拿手机就愣了,和他分开距离的季明伦也反应过来,又笑着靠近他,缠走了彼此唇边连着的那根银丝,再亲了下他微微红肿的嘴唇。

    电话是江见臣打来的。

    江凛现在喘得停不下来,就没有按接听键,等来电结束后,他看到锁屏上的短消息提示。

    十几分钟前银行发来了转账提醒,江见臣给他转了60万人民币。

    看他盯着屏幕没动,季明伦凑上来看了一眼,心下了然了。

    那天撞破他们接吻后,江见臣的态度一直是明确反对的,江凛以为那个人后来不再过问是不想再管他了,没想到自己今天刚到美国,江见臣的转账就到了。

    去年他来留学时江见臣也给了他60万,包括20万的学费和40万的生活费。虽然他有汤颍留下的房产以及存款古董那些,但江见臣作为父亲,到底没有在金钱这一块上委屈过他。

    拨了拨江凛汗湿的刘海,季明伦低声说:“给他回个电话过去吧。”

    江凛盯着屏幕,迟疑了片刻想解锁手机,锁屏又弹出新的提醒。

    江见臣发来了微信语音。

    江凛放到耳边听,江见臣语气平静地说:“给你转的钱到账了,你查一下。还有你什么时候去洛杉矶?走之前出来吃顿饭,爸有话跟你说。”

    他把这条语音放给季明伦听了一遍,季明伦神色微妙,和他略无语的表情倒是很登对。

    “你要怎么回他?”季明伦有点忍不住笑。你炸啦

    江凛也无语了,不过不能怪江见臣,他走之前并没有通知那个人。

    “实话实说吧,反正去年走的时候他也不知道。”

    江凛拿起手机,打字发了出去:【我已经到洛杉矶了,明伦送我过来的,转账提醒我收到了】

    那边不到一分钟就回过来一条语音,江凛再次点开,前面几秒是空白的,接着才听到江见臣问:“你怎么又是走了也不说一声?”

    虽然见不到面,但是能听得出来江见臣心情不好,在压着语气说话。

    他连着两年离开都没有通知过,江见臣会生气也正常,可之前闹得那么僵,他又怎么可能主动去跟江见臣说自己哪天走。

    “跟你爸说等我回去了请他吃饭,再给他买点礼物说是你选了送他的,我看他也就不生气了。”摸着江凛柔软的耳垂,季明伦劝和道,“其实你爸还是会关心你的,就算生气也记着你的学费生活费,我们的事他也没跟我爸妈提。”

    在撞破他俩感情事情的这件事上,江见臣没有踩到江凛的底线。可要说他有多关心自己,江凛仍不觉得,真要关心就不会这么多年都只给钱,逢年过节却不见踪影。

    不过江凛也不想再僵持下去,他回了消息给江见臣,又陪着季明伦去了有名的鲍威尔图书馆以及对面的罗伊斯厅参观,最后沿着来时的路往校门口走去。

    离开时差不多两点了,陆喆发消息问他要不要改成晚上吃,让他俩多点约会时间。

    看到“约会”这两个字的时候,恰好面前有两个女生走过来,她俩吃着一支奶油甜筒,一人咬一口,本来也没什么,但擦肩而过时,这两个女生旁若无人地亲了亲嘴。

    这种事在国外挺常见,江凛早就习以为常了,反而是季明伦回头看了眼那两个女生。

    他以为季明伦想发表什么感叹言论,没想到季明伦很快收回视线,对他说:“刚才路过便利店也有卖这种甜筒,早知道我也买一个了。”

    原来是馋了,江凛笑着说前面还有便利店可以买,话音刚落就看到季明伦靠近他,也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趁他吃惊时,季明伦笑道:“不买了,在这里想亲你不需要再掩饰。”

    夏日午后的风吹过,扬起旁边一排矮树的枝叶。有一对白人学生情侣正坐在旁边的树下,显然是看到他俩亲嘴的画面,男生吹了声口哨,女生对他们笑得灿烂,还用双手向他们比了个爱心的形状。

    江凛没好意思跟他们对视,直到被季明伦牵着走远了才抬起头,看向前面这道背影,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

    同样是沐浴着盛夏的艳阳,同样是行走在校园里吹着拂面而来的风,一切仿佛没什么区别,却又完全不一样了。

    抬手挡住眼皮上酷热的阳光,他捏了捏手心里的另一只手,在季明伦回过头时扬起嘴角,笑容愉悦地道:“和陆喆的吃饭改到晚上了,我们去约会吧。”

    作者有话要说:

    又写完了一个故事,感谢大家这两个月来追更的陪伴,共同见证了他俩在平行时空里一步步地走向对方,幸福地在一起啦。

    关于赵霁羽和申燃的故事我已经开了,书名是《意外亲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搜书名也可以点我头像进专栏看。那本会接在这本后面更新,因为是系列文,所以也会有角色间的客串。

    关于番外,因为这个故事本身设定的就不长,而且他俩是一起长大的竹马关系,在一起后也不会有大的波折,所以我想不到番外要写什么。大家如果有想看的番外可以在评论区说说,有意思的梗我会考虑写的。

    提前祝大家新的一年钱包鼓起来,快乐多多哒!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mwx.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mwx.org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